Menu

阅读教学中若干流行新招的辩证解析

0 Comment

  经常参加语文教研活动的人都会有这样一种感受语文课堂像时装展一样,总是在不断地发生变化,一会儿流行这种款式,一会儿流行那种衣料。流行之源头,往往是一些著名教师在大型公开课上某一招式的亮相,青年教师们听了看了,立即将其搬到了自己的课堂上。用不了多久,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风靡大江南北了。一些大腕级名师的公开课,前期准备一般是不会叫“备课”的,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叫“开发”,仿佛就是一项重大的工程。他们每年都会开发一两节课,但每节课往往会打磨出一个足以让青年教师们眼睛一亮,甚至惊叹不已的新招术。名师引领时尚,一些青年教师紧随其后;名师不断开发,青年教师趋之若鹜。在跟踪过程中,有的教师是照搬照抄,有的教师会创造性运用,有的可能在邯郸学步,但不管怎么样,都当作时尚流行起来了。最近,小学语文教学中又有一些什么新的流行招数?我们应该怎样看待呢?在此,笔者试从辩证的角度,列举最火爆的若干招,一一作些陈述与剖析。 
  一、看到这个题目,你有何疑问 
  新招陈述 
  在上一篇新的课文之前,教师往往先进行一番导入,然后出示课文标题。接下来,就抛出此问看到这个题目,你有什么想问的?此问一出,立即会有一些学生举起手来。如果这节课上的是《草船借箭》,那么,学生所的问题大概是这样一些为什么借箭?箭借来干什么?谁向谁借箭?怎样去借?借到了吗?为什么用草船?当然,有些问题是在教师的不断引导下才想到的。学生在问时,教师会在板书的题目旁打上一个个问号。学生问后,教师往往会这样处理下面请大家带着刚才出的问题,自己认真地阅读一遍课文,看看哪些问题能自行解决。等学生读完课文,教师又会问“刚才大家出的问题,哪几个已经能够解决了?” 
  理性审视 
  采用这一招数,所教学的通常是记叙性课文,有故事,有人物,题目通常也是陈述性的。这一招术的积极意义表现在这样几个方面(1)有利于活跃课堂气氛。一般学生都能问出几个问题来,你问我问,课堂气氛一下子就活跃起来。如果是借班上公开课,一开头的气氛非常重。开头大家积极问,能大大增强师生双方上好课的信心。(2)有利于猜想能力的培养。看到这个题目,你有什么问的?这是一种无羁绊的猜想。它可以根据题目供的信息,发挥自己的想象,推测文章所写的内容。出的问题越多,想象的空间也就越大,越有利于想象能力的培养。(3)有利于培养作文过程中的审题能力。现在的学生作文,大多是根据题目来写,这就需对题目进行认真审视,否则就可能偏题。根据课文题目问,实际上是一种反向审题。因为文章总是围绕题目写的,问题得对不对,就是审题清不清。(4)有利于高阅读课文的效果。这种带着问题的阅读,效果肯定比无目的地阅读好得多。 
  但是,这一招术也可能出现消极的一面,主有(1)由假性问而逐渐形成假性学习。有些学生所出的问题,并不是自己真的不明白,而是为了配合教师而故意问的。不少学生在上新课之前已经阅读过课文,对文中的大致情节已经有所了解。学习应该实事求是,应当有一种严肃认真的科学态度,不懂装懂不行,故意装作不懂也不行。假性问一多,免不了变成假性学习。(2)有可能逐渐演变成一种没有思维含量的程式化问。这种见题而问,一开始,是需动一动脑筋的,但几次下来,就会形成一种问模式,看到任何一个记叙性的题目,都可以套用谁?为什么?怎么样?结果如何?如果是这样,那就是没有思维强度的问了,还会有什么意义呢?(3)带着问题去读课文,容易弱化阅读的意义。阅读应当是开放和自由的,只有这样,才有可能产生创造性的思维火花。教师学生根据自己出的问题去读课文,学生就会被问题所束缚,以寻找答案为己任,阅读的功能就被大大弱化了。 
  处置意见 
  1.减少该问的频次,不每学一篇新课,出示题目后都这么问。 
  2.课文已经求学生预习的,就不用此招。否则,就会出现大量明知故问的浅层次问题。 
  3.出该问后,不能只停留于“是什么、为什么、怎么样”等浅层次问题上,而逐渐引导学生问出深度来。比如对《草船借箭》一文,可引导学生这样去思考借,总是还的,这里还吗?为什么不用“骗”而用一个“借”? 
  二、这个版本你是否能读 
  新招陈述 
  题解或导入新课之后,教师在屏幕上出示与课本中版式相同的文本,请学生诵读。随即,教师点出一个新的竖排右起的文本,说这个版本大家会读吗?学生稍一停顿后说会。怎么读?从右到左。于是学生读。接着,教师又点出一个版本繁体字,没有标点的。问这个会读吗?学生劲头十足会。读后,教师解释说,我国古代的文章就是这样的,繁体、没有标点,从右往左看。现在,港澳台仍然在使用着这样的文字和排版。下面这个版本会读吗?老师点出了行书的文本。学生一看,笑了会。读后,教师说,这个恐怕难倒大家了,随即点出草书的。可学生照样说会,并摇头晃脑地读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教师赞扬道了不起啊!那么,这个版本呢?教师点出了删去部分文字的版本。学生会心一笑一点也不难,照样顺顺溜溜地读了下来。接着,教师又点出了删去更多文字的版本这个能读吗?学生依然信心满满地读着。就这样,教师在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内,呈现了七八种不同版本的文本,学生集体读了七八遍,差不多能顺利地背诵全文了。 
  理性审视 
  此招是最近才开始流行的,且势头强劲,一下子就被广大教师所追捧、效仿。此招得以迅速流行的原因主有(1)能激起学生极大的阅读好奇心。因花样不断翻新,且具有一定的挑战性,能牢牢地集中学生的注意力,深深地吸引学生的兴趣,凝聚出浓厚的课堂人气。(2)能供给学生一种广阔的文化视野。不同版本的课文文本呈现过程,等于让学生初步感知到了竖排、繁体、行书、草书等多种文字形式,这实际上就是一种综合文化的感染。(3)是一种由易到难的背诵训练。教材中的古典诗词和文言短文一般都求熟读或背诵。这不同版本的七八遍诵读,学生不会感到厌烦,读着读着,不知不觉中差不多就能背诵了,效果比较理想。
  当然,这一招也有局限性,主表现在(1)备课的时间成本过高。找到这七八种不同版本的文本,谈何容易,有的只能自己书写或请人书写。(2)集体诵读掩盖了部分学生的真实学习状况。每一版本出示后,如果求个体诵读,形不成气候,还可能断断续续而拖延时间,一般都是集体诵读,这就让部分并不能诵读的学生也可以不费气力地跟着过关。 
  处置意见 
  1.不可蜻蜓点水。少用,但用时一定用到位。比如讲清楚哪几个是繁体字,讲一讲现在为什么左起横排,讲讲行书与草书的特点等,更多地渗透一点文化常识,也可以只出示某版本的其中一句或一词学生认读。 
  2.不可重复使用。在同一个班级中使用一次为宜。如果学纳兰性德的《长相思》用此招,学毛泽东的《七律·长征》也用此招,那就会大倒胃口。 
  三、读过课文后,你对哪个场景感受最深 
  新招陈述 
  用这一招之前,往往走过了这样几步已经揭示了课题,已经解决了生字新词,已经通读了全文。此招意味着进入另一个主体环节,是品读的开始。此问出后,用不着等待很久,肯定会有学生举手响应。此时,教师就会让学生来说,学生说哪一个场景,教师就顺着学生所说的来品读。比如教《最后一头战象》时,第一个学生说的是“告别村寨”的场景,教师就会学生找到这一部分,再让这个学生说说为什么最感动,然后大家读一读、想一想、说一说是不是感动。此场景品读完后,教师就转入下一步,问其他学生你最感动的是哪个场景?第二个学生就会说另一个,比如说“见到象鞍”,教师就会大家品读这个,然后问第三个学生,再问第四个学生……直到所有的场景都说到为止。 
  理性审视 
  采用这一招数的通常是情感性比较强烈的、由若干个情节组合而成的课文,其篇幅也相对长些。采用此招的积极意义有(1)能充分体现学生的主体性。此招的出发点就是把学习的主动权交给学生,尊重学生最直接的感受,并先让他们自己来表达对文本的认识。它不是由教师的感受来牵引学生的感受,学生的主体地位能得到充分彰显。(2)能迅速进入文本的核心内容。感受最深的、印象最深刻的往往是文章的核心内容,学生肯定会优先说到,这就能保证花足够的时间把核心内容品读到位。(3)可避免按部就班、面面俱到的品读。此招便于省略一些细小的情节分析,也能掌控课堂时间,当行则行,当停则停,时间安排相对灵活。 
  此招数的消极一面同样是明显的(1)容易出现虚假的“最感动”“最深刻”。第一个学生说的“最”也许是真的,因为情景的不可重复性,第二个必须另说,这就意味着不一定是真的了,第三、第四就更难说了。最后变成全部都是最感动的,必定会有虚假存在其中。(2)跳跃性过大而影响逻辑性和完整性。第一个学生所说的“最”可能是第一个场景,第二个学生可能说的是最后一个,第三个学生说的又可能是中间一个,跳来跳去,就必定影响情节的逻辑性和完整性,从而影响对内容的正确把握。(3)主导性容易缺位而影响到理解的深度。形式上是学生说一个场景师生来品读一个,教师是跟在学生之后的,教师的主导性稍不留意就会被忽视。每篇文章,其内部都有清晰的思路,品析时,应当遵从其思路,把握其文脉。如果教师的主导性缺位,学生就有可能无法正确理解文本的思路和文脉。 
  处置意见 
  1.先梳理全部情景后,再出该问。比如《最后一头战象》,让学生先明白文中有这样四个主场景看到象鞍、告别村寨、重返战场、自挖墓穴,然后再讨论你最感动的其中之一。主场景品读后,引导学生概括和小结。 
  2.说出最感动的具体理由,不能毫无依据地随口说。理由是检验真假的试金石,说不出理由就意味着虚假。 
  3.根据感情基调进行朗读训练。感动的情感类型是不一样的,有的悲壮,有的是凄凉,有的可能是激动。学生说最感动的某一场景后,求用相应的基调进行朗读。 
  4.根据文本特征有选择地采用。场景相对单一的文本就不适宜此招。 
  5.教师充分考量自己的课堂调控能力。运用此招,求教师自身有较强的课堂调控能力和应变能力。 
  四、如果文中的主人公在你的面前,你有什么话对他说 
  新招陈述 
  课文解读到高潮或接近尾声时,当学生对主人公有了足够的认识后,教师就会出上面这个问题。这里的主人公,一般都选择正面形象,与学生有某些相同点的、可以进行对话的人物,比如《顶碗少年》中的少年、《桥》中的老支书、《梦想的力量》中的瑞恩。问题出后,给学生一些时间思考,然后一个个让学生说。学生所说的通常是两方面的意思一是赞颂主人公,二是表示向主人公学习。比如这位顶碗少年演出结束后,来到了我们中间,请问你有什么话想对他说?学生们所说的也许就是这样一些你真了不起,失败了多次都不灰心丧气;你是我学习的好榜样,今后如果遇到失败,我一定坚持不懈;你一定能成为一名出色的杂技演员,你真棒等。也有的求写在纸上,作书面练笔。学生写时,教师在巡视,发现优秀的,做上记号,然后他们一个个朗读展示。 
  理性审视 
  这是新课程实施以后就开始流行起来的,时间跨度有些长了。推测流行的原因,不外乎这样三点(1)能充分体现对话意识。新课程理念十分重视对话,其中之一就是求学生与文本对话。此招便是最直接不过的对话形式用一个假设,与文本中的主人公对话。(2)能检测学生对人物的认识与理解程度。与主人公说些什么,说得是否得体、是否真诚、是否有新意,可以检测出学生对人物与文本的理解程度。(3)能体现读写结合的原则。如果求学生直接把想说的话写下来,就是一种情景性的课堂小练笔,同时也丰富了课堂形式。 
  从课堂的现实来看,这一招同样存在着负面影响,主有(1)容易使学生说些空话、大话、套话,或是直截了当地赞美,或是赤裸裸地表示向主人公学习,言不由衷者多。(2)此问题相当宽泛,学生所说的就必然没有边界,这给评价带来麻烦,教师只好都认可,这就降低了这一招的实际意义。 
  处置意见 
  1.可把情景设计得更具体些。此招是一个情景性对话,但有过于笼统之嫌。如果设计得更加具体一些,比如在学《顶碗少年》时设计成这样一个对话假如这位顶碗少年是比你大一两岁的表哥,那天演出,你就在现场目睹了全过程,演出结束后,你到他家,你会对他说些什么?或者假设这个顶碗少年就是自己学校里的学哥,这就有可能说得更真实、更生活化。 
  2.尽量打开学生的思路。此招出后,可这样启发学生我们可以对主人公说哪几方面的话呢?除了赞美和表示学习之外,还可以说些什么?表示疑问、询问了解、今后目标、出担心等,也都是可以说的。这样,学生所说的话就可能会丰富一些。 
  3.努力使对话走向深入。观察课堂现状,可以发现有不少教师采用此招,但流于形式者多,不少只是为了走过场,对话普遍肤浅。建议先分小组讨论,小组内推荐最佳者,在班级中展示自己所说的。也可以教师指定这一组专说赞美主人公,这一组专说向主人公询问,另一组专说其他。这样,就有可能使对话更加深入。 
  论述至此,有必作些进一步的梳理与概括。 
  名师们凭着自己的才华与智慧,在阅读教学中殚精竭虑地开发出一些新的招数,这是应当充分肯定的。这虽然算不上重大的改革举措,但也是教学方法层面上的有益探索,在一定程度上为教改注入了新鲜元素。同时,也是阅读教学研究到了精细化程度的标志。 
  课堂教学不流行?可不可以有时尚?这是两个复杂的问题。流行的不一定能积淀成经典,但成为经典的一定是曾经长期盛行过的。阅读教学方法的大范围的流行与嬗变,同样应该用理性的眼光辩证看待,它既是对现状不满的表现,也是充满生机与活力的象征。 
  名师或非名师开发出来的新招在广大青年教师中迅速流行,这无可厚非。青年教师应该有一个学习模仿的过程,特别是向名师学习。关键在于如何学习和模仿。从上述解析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任何一个招数,都具有两面性,都需用辩证的眼光来看待.